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澳洲葡萄酒的昨日、今日、明日

20160125_124856

較早前,Wine Australia在香港AWSEC舉辦了一場「History, Evolution and Revolution of Australian Wine」的大師班,請來身為Wine Australia Gobal Education Manager的Mark Davidson為大家展示澳洲葡萄酒的歷史、演變及最新的突破。

IMG-20160126-WA0066

三個Flight共10款來自不同產區的葡萄酒展示澳洲這個新世界產酒國在百多年來葡萄酒的傳統風格,近代的演變及最新的發展。跟不少傳統酒國,包括舊世界、新世界的產區,澳洲不少葡萄酒莊都在改革、進步中。當然有些葡萄酒保持著原來的風格,至今仍沒有多大的改變。例如來自Hunter Valley的Semillon,那清爽恰人的酒風保持如一,讓人一試便會認出,這瓶來自Tyrrell’s的Vat 1 Hunter Semillon 2005,經過10年的熟成仍然充滿活力,沒有半點疲態,最能表現澳洲Semillon的風格。還有Hallett Old Block Barossa Shiraz 2012,以傳統的酒風表現出帶舊世界風味,沒有大澎湃、宏大的酒體,反而精緻優雅,很容易接受。Wynns Coonawarra John Riddoch Cabernet Sauvignon 2012也是澳洲Cabernet Sauvignon的典範,表現出當地terra rossa土壤風格,別具個性。Clare Valley的Riesling葡萄,也是酒莊能明白莊園的風土而選擇釀造這德國品種,當單中的Grosset Alea Clare Valley Riesling 2014便是最好的代表之一。

IMG-20160126-WA0025

來到第二節,澳洲葡萄酒的演變,在尋找自己的道路時當然會有不同嘗試,例如一鍋蜂地釀造木桶過多,肥大不討好的Chardonnay白葡萄酒,還有過於專注單一、兩個品種的葡萄,但經過不斷的實驗、修正,慢慢酒莊都找回自己的道路。在西澳Margaret River,現在不少最好的Chardonnay及Cabrernet Sauvignon都盛產於此。像Vasse Felix Premier Margaret River Chardonnay 204,已經不再是酸度低,過多橡木桶及Malolactic的酒釀。他們追求平衡、高酸度、盡量少用新桶、也減少Malolactic Fermentation。

同時,不少酒莊在不同產區發掘最合適的葡萄品種,例如在Victoria的Mornington Peninsula,不少酒莊給Moorooduc Estate般釀造頂級的Pinot Noir葡萄酒,希望能跟其他國家的Pinot爭一日長短。而有些酒莊也嘗試在較清涼的地區釀造Shiraz,效果非常顯著,例如我們品鑑的Luke Lambert Yarra Valley Syrah 2015,便是在Yarra較清涼的地區嘗試釀造較優雅的Cool Climate葡萄酒。這些都是澳洲酒莊致力尋找自己的方向,不再停留在單一、兩種想法、風格。

IMG-20160126-WA0044

而作為自由度甚高的一個產酒國,釀酒師都具備最專業的知識,因此也有不少人開始更大膽地創新,最後三款酒的確讓人印象深刻,包括:BK Wines Skin ‘n’ Bones Adelaide Hills White 2015、La Linea Adelaide Hills Tempranillo 2014及Bottle of Bosworth Puritan McLaren Vale Shiraz 2015。前兩款很少有人想到用這些葡萄品種(Savignin及Tempranillo),但筆者很喜歡第一款以sur lie方法讓酒體更飽滿複雜,效果很好,整體表現出色。而最後一款Shiraz,革命性地在Malolactic後馬上裝瓶,沒添加任何防腐劑,很大膽的做法,出來的酒鮮香,比現出Shiraz原來的味道,但當然特別的個性未必人人喜歡。

經過這個品鑑會,大家可以想像澳洲葡萄酒並不單一,也不是停留在大部份人對澳洲葡萄酒的印象,也就是個充滿驚喜、多樣化而充滿活力的世界級產酒國。不然怎能躋身世界葡萄酒出口國的五強席位。

IMG-20160126-WA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