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波爾多En Primeur簡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DSC07359

波爾多En Primeur周於上個月剛剛落幕,這個一年一度的酒屆盛事,將一眾酒商,酒評家,以及傳媒等業界人士聚集一堂,品嚐波爾多各個名莊於上一年採摘釀造,約莫要一年多後才會未裝瓶的作品。而各個酒莊也會趁著這個機會,將價格公佈,各大酒商(négociant),也會按照其每年於各個酒莊獲得的配額,決定購買事宜。如果以大家熟知的買樓花來比喻,可能會比較合適。當然,與其和買樓花時,各大地產商佈滿視像錯覺的示範單位,以及令你完全不覺得所賣樓盤屬於香港任何一個角落的宣傳片,卻又見不到任何實物相比,En Primeur,或者我們所說的酒花,卻是可以直接品嚐到的,當然,於En Primeur活動中所展現的,並不是作品最終的狀態,而在裝瓶前這一段時間裡,酒的變化會是如何,這就需要專業酒業人士的分析判斷了。

IMG_2388

雖說En Primeur不算是波爾多獨有,法國Burgundy,Rhône Valley,義大利的Piedmont和Tuscany區,西班牙的Douro區砵酒以及Rioja區,還有德國以及美國加州等,都會有同類活動,不過無論是從規模或者矚目性上而言,均不及波爾多。

 

En Primeur的傳統,可以追溯到數各世紀前。商人在波爾多的歷史上向來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最初,便是由商人(主要是荷蘭商人)將Médoc的沼澤抽乾,變成我們今天所熟知的葡萄田,而也是由商人(特別是英國商人)將波爾多酒帶至世界各個角落。

 

En Primeur系統大約於十七世紀時成型。而最初的運作模式與今天也有所不同。當時,葡萄依然在葡萄藤上的時候,酒商就可以向酒莊購買。而今天許多由酒莊負責的部分程序,如裝瓶,貼標等,也是由酒商負責。那時候,酒莊的名氣依然不顯,酒商對酒有著很大的控制性。基本上,如果在你要求一瓶 Château Haut-Brion 和 Château Latour的「特殊混釀」,這是可以發生的。

 

當然,今天的遊戲規則已經不一樣了,直接購買未釀造的酒或者“特殊混釀”這種事情也基本不會再有。而酒商的角色,也變得更注重與葡萄酒離開酒莊之後的運作。而En Primeur系統,則經歷了歷史的考驗,保留了下來。畢竟這個系統對每一方都有許多好處。首先,酒莊方面不必煩惱出品積壓倉儲的問題,而在酒上市前一年就可以得到現金意味著更寬鬆的現金流,讓他們可以在運營上有更靈活。而對酒商而言,可以確保得到穩定可以預期的配額。 利用傳統的慣性,避免其他競爭者輕易進入,也是相當的好處。在理想的狀態下,這個系統還有著價格定向的作用,每年En Primeur周的時候,酒莊會根據酒品家以及酒商的評價,擬定酒的價格。

 

IMG_2270不過近年來,業界對於En Primeur制度,也有著不同聲音。有一部分批評者認為,如今的系統中酒莊太過強勢,令得酒商在價格上的話語權大大削弱。酒莊的強勢,往往會令得酒的價格,特別是在一般年份上,在定位上無法反映市場需求。而歷史上也有過En Primuer定價比後來市場價格更高的例子,例如2007年。這種定價錯位,會令酒商的銷售變得困難,而另一方面,酒商對著不理想年份的葡萄酒,也要“硬食”,以保證其在好年份時的配額。這對消費者而言,不夠便宜的一般年份酒當然不是什麼好事,當然,市場往往是會自動調節的,像2007年的酒,隨著價格的向下調節,就成為了現在飲用性價比最高的年份之一。

 

自二十世紀末,消費者經過酒商夠買En Primeur用於飲用或投資,也漸漸成為了一種風氣。確實過去十幾年,也有不少買家,在波爾多En Primeur的投資上獲利。不過自2000年代後期,酒莊的En Primeur價格一直高企,令投資者欲望大跌。依靠買酒花而大量獲利的年代,似乎一去不返。而波爾多近年來酒價的波幅,以及匯率上的潛在風險,也令投資者卻步。事實上,2011,2012年的En Primeu,就因為年份一般,而價格又相對處於高位,導致銷量一般。

 

當然,一到了偉大年份,波爾多愛好者以及投資者,還是會用盡一切辦法以確保可以入手心愛的佳釀,而En Primeur,依然是最快速的方法,不是麼?

DSC07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