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香檳教父 Anselme Selosse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image

近年在港引起一股Grower Champagne熱潮,香檳迷除了大香檳莊外,也開始追捧一眾葡萄農香檳。當中最熱門的要算Jacques Selosse,最近專門進口少眾Grower Champagne的Champagne Asia帶來Jacques Selosse的掌門人,Anselme Selosse,一同品嘗多款Jacques Selosse香檳。他了解到風土條件(Terroirs)對優質葡萄酒的重要性,率先將勃艮第的釀酒理念引入香檳區。他大力改革了自己的葡萄園,不單大幅降低產量,更採用有機耕種法,當時自然被大部份人視為異類。

IMG_3286Initial vs Version Orginale (V.O.):

兩款都是Blanc de Blancs,由不同年份的三個Grand Cru村莊的Chardonnay釀造,Initial是由較年輕的基酒,而葡萄來自低地的葡萄園。而V.O.是來自同樣的村莊,但是由年份較老的基酒釀造,而且是來自山腰中間的葡萄園。因此Terroir及酒齡的不同而有所分別。我較喜歡V.O.那複雜的深度,是舊香檳獨有的風味。而Initial當然仍然十分年輕,如果再陳年一段時間會更加誘人。畢竟Blanc de Blancs經年月會展現出更多圓潤的質感。V.O.明顯更Ready。

Millésime 2002 vs 2003

沒有其他香檳更能表現當年的天氣狀況,因為Selosse的年份香檳每年都用同一塊葡萄園的葡萄釀造。2003年的炎夏讓葡萄熟成得很快,而採收的決定很重要,但Anselme說道不會過早收成,他希望葡萄有充分熟成,他甚至會分開不同時間去採收。使用新橡木桶釀造基酒。2003比2002帶淡淡的金黃色,而且帶誘人的花香,而且味道特別鮮美。2002年有很好的濃郁度,香氣仍然很緊閉,需要多一點時間透氣,也可以讓她稍為和暖才會更開放。當然兩瓶都是適合陳年的長期熟成形。並沒有任何帶氧化的倦態。

la Côte Faron vs. Les Carelles

Selosse有一系列名為lieu-dit,或Single Vineyard香檳,以表現他心目中最好的幾片優秀香檳莊園。當中最一紅一白的香檳做是來自La Côte Faron的Blanc de Noirs及Les Carelles的Blanc de Blancs香檳。La Côte Faron原名為Contraste,使用來自Aÿ的Pinot Noir葡萄而Les Carelles則是來看Le Mesnil的Chardonnay葡萄釀造。為表現兩葡萄園的個性,Anselme以Solera將每年的基酒作調配,因此每瓶酒都是經過多年的累積,加上不同年份的舊酒而成。我尤其喜歡La Côte Faron那如香水般的香氣,但酸度仍然十分充足,酒體飽滿而清爽。當Anselme提到成熟度,不單單指糖份,而且是其他酣的成熟,還需要平衡的酸度。同系列還有黑釀白的Sous le Mont、Le Bout du Clos及白釀白的Les Chantereines及Chemin de Châlons。

Selosse的香檳總是有著明顯的個性,味道給人不一樣的感覺。喜愛的人會如痴如醉,不喜歡的人卻望之卻步。而且就像一瓶優秀的勃艮第白葡萄酒,在開瓶後隨時間在變化。當然使用橡木桶才基酒的釀造及熟成並非人人能夠掌握,但Anselme卻輕描淡寫地說道:「只要在葡萄園做好工作,有足夠的耐性,在有充足成熟葡萄的情況下,用什麼發酵槽也不是問題,我對橡木桶是有種偏好,但我的酒其實不是因為使用了橡木桶才有那些風格,而是確確實實的表現著每一塊Terroir。」

 

IMG_3291

同場他的門徒之一,Jérôme Prévost也展示由他自家葡萄園釀造的兩款香檳La Closerie Les Béguines Extra Brut 及La Closerie Fac Simile Extra Brut Rosé。雖然風格跟Selosse的濃厚複雜有所不同,在瓶內陳釀的時間也較短,清爽明快的酒風中仍見那豐厚醇香的味道。Les Béguines是Jérôme家一片Pinot Meunier葡萄園,在Anselme的遊說下,Jérôme於1998年開始釀造自己的香檳。以大形橡木桶來發酵及熟成基酒,再在瓶內作18個月的除渣前陳釀,除渣後再在瓶內熟成多18個月,而且是款Zero Dosage的香檳。以Pinot Meunier來說,這香檳有難以相信的清爽風格。Jérôme說道他盡量少用sulphite來作防氧化劑,其實只要果實成熟度充足,根本不需用過多的藥物來防氧化,這樣才能更原本的表現葡萄的特質。只有果實情況不理想,才會想用更多多餘的方法來「保鮮」。的確,只有最底限度的干擾,才能釀出最好的香檳。

IMG_3310

 

 

 

 

 

 

 

Special Thanks: Champagne-Asia